2013年年報發佈接近尾聲,這是兩市近3000家上市公司,向他們的投資者“彙報成績”的時刻。
  時勢造英雄,時勢亦葬英雄。成功者歡呼的時刻,往往有一群哭泣的“不幸兒”。而他們,有可能還是昨日的英雄。基建大興之時,鋼鐵企業的業績衝天;上千元一瓶的白酒,曾撐起了多少酒企的“千億市值夢”。
  俱往矣,皆成空。如今,鋼鐵、煤炭等,專門盛產虧損大戶。唯有“躺著賺錢”的銀行,是穩健如一日的。至少,從過去十餘年的數據,看起來是這樣的。
  “八項規定”的實施,直接促使白酒、高端餐飲等行業,度過了“寒冷”的一年。
  2013年,白酒行業作別了十年的黃金期。五糧液下滑兩成、沱牌捨得下滑九成、水井坊巨虧……業績下滑乃至虧損,是多數上市酒企去年交出的成績單。
  湘鄂情的門前,也不見了以往車水馬龍的景象。這家以高端公務接待見長的酒樓,2013年巨虧超過了5億元。
  如何走出迷茫和寒冷,成為這些昔日“高大上”企業,急需解決的課題。於是,它們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轉型。
  白酒行業全線崩潰
  “深度調整期”,這個詞頻繁見諸多家上市酒企2013年的年報,用以形容當下的市場形勢。
  年報里同樣點出了這個“深度調整期”的主因,“經濟增速放緩”、“市場消費回歸理性”等。此外,還有致命的一條,“宏觀政策的調整”。去年,“八項規定”出台,要求厲行勤儉節約。
  這些因素,直接導致白酒行業“黃金十年”的結束。白酒企業不甚景氣的業績,即是最直觀的證明。2013年,除貴州茅臺外,大部分白酒上市公司的凈利潤,無一例外大幅下滑,甚至虧損。
  以酒企龍頭五糧液為例,2013年,五糧液實現營業收入和凈利潤,分別為247.19億元和79.73億元,分別同比下降9.13%和19.75%。這也是十多年來五糧液的業績指標,首次沒有正增長。
  與五糧液相比,其他酒業的業績滑坡更為明顯。根據去年年報,安徽金種子酒,2013年的營收和凈利潤同比降幅,分別高達9.32%和76.2%;沱牌捨得去年的凈利潤,則下降了96.82%。
  還有幾家知名酒企,陷入了虧損的泥淖。今年1月,水井坊發佈了近十年來的首份業績虧損預告,預計去年公司凈利潤為-1.24億元至-1.6億元;“億元現金被盜”的酒鬼酒,2013年的虧損接近四千萬元。
  白酒銷售不暢,成為各上市酒企共同的“難題”。一家券商在年報點評中透露,山西汾酒“青花瓷三十年”以上的高端產品,銷售量萎縮超過50%;而沱牌捨得去年庫存量上升71.81%,“驗證了產品動銷不暢的現狀”。
  部分企業的白酒毛利率,也隱現下滑勢頭。比如,古井貢的白酒毛利率,雖然仍維持在71.03%的高位,但較之去年有0.82%的降幅;而沱牌捨得中高端白酒的毛利率,比2012年減少了0.66個百分點。
  高端餐飲酒店遇冷
  高端餐飲和酒店行業,也深受“八項規定”等宏觀政策的影響。其2013年的“凄慘”,與白酒行業“不相上下”。
  今年2月,湘鄂情發佈了2013年的年報。這家主打高端餐飲的企業,度過了“公司歷史上虧損最為嚴重、發展最為困難的一年”。
  年報顯示,去年湘鄂情實現了8.02億元的營業收入,同比下降了41.19%;與此同時,虧損額達到了5.64億元。這個虧損數字,比起湘鄂情2006年至2012年間的盈利總和,還要多1.1億元。
  “‘八項規定’出台以來,各級機關和企事業單位公務接待的批次和檔次,都有明顯減少和下降。”湘鄂情陳述虧損理由稱,這致使其酒樓業務原本仰仗的公務、商務宴請市場驟然降溫。
  年報顯示,去年湘鄂情的餐飲收入為7.93億元,同比降低39.57%。從各地情況看,除了上海的收入上漲外,北京、湖南等市場的收入,均有接近5成的下降。2013年,湘鄂情餐飲服務業毛利率為58.17%,也比2012年減少了10.78%。
  自去年下半年開始,湘鄂情先後關閉了旗下13家門店。湘鄂情稱,關閉這部分虧損嚴重、扭虧無望的門店,有助於公司進一步止虧。此外,西單店的經營面積,也被縮減四成。
  相比2012年,華天酒店的業績有近兩成的上漲。但是其主營的酒店業務,卻同比下降了15.62%,虧損8474萬元,“主要是受政策制約,高端政務接待受到了影響”。
  而細分到各產品來看,華天酒店的餐飲、客房和娛樂業務,營業收入均同比出現大幅滑坡,其中餐飲下降25.2%,娛樂下降了14.2%。
  去年年報中,東方賓館說,“中央出台八項規定,限制三公消費,國內中高檔餐飲消費面臨嚴峻挑戰”。
  多種轉型尋求突圍
  為應對政策制約輓救業績,白酒和餐飲酒店業,開始尋求“自救突圍”。轉型,成為各企業年報中必現的詞彙。
  白酒企業的轉型,多以往中低端產品下沉為主。沱牌捨得稱,其未來將加碼中低端市場,做大腰部產品,“推出和完善一批中檔產品”,“加大中低端產品的推廣力度”。
  據報道,酒鬼酒把2014年定為“轉型年”。今年3月,酒鬼酒“一口氣”推出50多款“順應大眾消費趨勢”的產品,“發力大眾市場”。
  不可迴避的問題是,“白酒行業正在步入供大於求和競爭激烈的階段,未來中檔酒的競爭將越來越激烈”。多家上市公司均稱,中低端競爭加劇,競爭風險上升。
  競爭對酒企的“危害”已經有所顯現。多家公司的年報顯示,去年的銷售費用大增,以致成為拖累業績的原因之一。以山西汾酒為例,其去年的銷售費用同比增加20.94%,其中最明顯的是銷售獎勵費由2012年的1.4億元,增長到了2.6億元。
  去年,五糧液的銷售費用,同比增幅高達49.72%,“公司給予經銷商更多的銷售支持所致”。
  一位熟悉白酒行業的人士說,酒企給經銷商支持的主要手段,包括促銷、返點、報銷市場推廣費等,“比如原來經銷商買100箱送一箱,現在變成送兩箱或送部手機等”。
  “轉型是公司發展的必由之路。”湘鄂情年報中,“轉型”一詞,共出現了33次之多。湘鄂情的轉型措施主要有,大幅降低酒樓的消費水平,取消包房服務費、最低消費和高價菜;力推親民菜,推出團餐和外賣等。
  同時,湘鄂情還收購了兩家環保企業,意圖在新興產業佈局。華天酒店採取“增加婚宴”等轉型手段的同時,甚至一度考慮過投資手機游戲。
 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,白酒行業的“寒冬”仍將持續,今年一季度的情況可能更差;而湘鄂情則提醒,2013年巨虧後,2014年或將持續虧損。
  □新京報記者 尹聰 北京報道  (原標題:白酒、高端餐飲忙於“自救”)
創作者介紹

牆壁滲水

sd71sdzj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